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蒼穹榜:圣靈紀3 >

囚牢位面篇 第七十五章

鮑松突然昏迷,令整個圣靈軍陣腳大亂。

蕭陌率先扶住了昏迷過去的鮑松,姜易年跟著沖了上去,滿臉都是焦急和擔優。

緊接著,成梁也沖上前,臉上同樣滿是擔憂之色,只是眼中多了一分篤定。

林雨寒在一旁將成梁的神色盡收眼底,同唐修崖對視了一眼,成梁已經成了他們的重點杯疑對象。

鄭千碩和石鍇也趕忙湊了上來,面露擔憂之色,關切地問道:“鮑大帥是舊傷復發了嗎?”

袁宇站在最外面,冷眼旁觀。

般若已經丟下指揮用的小旗子,從指揮臺上一躍而下,沖著觀看臺飛掠而來。

“外公,您怎么樣了,啊?”般若慌忙推開所有人,擠了進去。

蕭陌已經將鮑松放平,手中靈氣探入鮑松體內,小心探查。

“外公舊傷突發,只怕……”蕭陌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,他總覺得很奇怪,明明剛才還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舊傷復發了?

般若緊緊抓著鮑松的手,喃喃道:“不會的,會好起來的,一定會好起來的。”

成梁上前要去抱鮑松,卻被一把推開,般若冷冷地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“我只是想帶師父回骨山,那里還有藥液,或許有用。”成梁面呈無辜狀,解釋道。

蕭陌聽聞,便道:“多謝成主將提醒,般若現在情緒波動很大,還是由我來抱吧。”

蕭陌上前勸了般若幾句,抱著鮑松往骨山疾奔而去,般若、姜易年和牧云熙緊眼其后,四軍主將也跟了上去。

唐修崖和林雨寒并沒有跟著大隊人馬回骨山,而是留在了校場,他們有理由懷疑這一切并非偶然。

將整個觀看臺仔仔細細檢查了一番,卻沒有任何發現,唐修崖和林雨寒不死心地擴大范圍,繼續搜尋檢查起來。

一番查找后,沒有一丁點的發現,兩人垂頭喪氣,難道鮑松真的是舊傷復發?

唐修崖用手支著下巴,將何承武說過的話回想了一遍,驚覺此事不會那么簡單,如果成梁要做壞事的話,怎會留下把柄讓他們查到?

林雨寒甚至把所有的太師椅都翻過來查看了兩遍,也沒有任何發現,只好失望地搖搖頭。

校場里,身著黑白兩色衣服的將土得知鮑大帥突然吐血,昏迷了過去,都有些擔心。

他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,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閑聊了起來。

“鮑大帥的舊傷又復發了,好像傷勢越來越嚴重了。”其中一人小聲道。

“姜兄弟他們有煉藥師,只要找到高階靈藥,鮑大帥的傷很快就能好了。”另一人滿懷期待地道。

“鮑大帥一定會好起來的。對了,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這白灰有些怪啊,還帶了點香氣。”率先開口的那人拿著手中滿是白灰的木棍來回打量,驚訝地道。

唐修崖從旁邊經過,將士們的話悉數落入他的耳中。他停下腳步,從那人手中拿過木棍,嗅了嗅上面的白灰,果然有點香氣,而且這香氣還有些怪異。

用瓷瓶將木棍上的白灰收集了一些后,唐修崖又去了戰陣隊伍那邊,收集了一些黑灰回來,他要帶回去給蕭陌,看里面添加了什么東西。

待校場所有人都散去后,唐修崖和林雨寒也一起回了骨山。

骨山上,鮑松依舊昏迷不醒,情況不是很樂觀。

軍中大營里的軍醫都喚了好幾個過來,每個看完后都搖頭嘆氣地走了,把姜易年等人急得不行。

“不如用丹藥吧,來一劑猛藥或許就起效了。”蕭陌擔心般若,急得團團轉提議給鮑松服用丹藥。

成梁立刻站出來發聲:“不行!師父傷重,丹藥下去,不僅不能起到治療的作用,其中的藥力和靈氣反而會沖毀筋脈,到那時候就真的無力回天了。”

成梁一直是反對給鮑松服丹藥的那一個,蕭陌聽到成梁的話,氣得直瞪眼。

“既然丹藥不行,那怎么辦,就這樣昏迷著嗎?”姜易年問道,面露擔憂之色。

成梁解釋道:“以前都是昏迷一兩個時辰就能醒過來,這次應該也跟以前一樣吧。”

聽到成梁的話,蕭陌只得安慰般若。

“你們先回去吧,我守著師父,一旦師父醒過來,我立刻派人喚你們過來。”看了一眼面容枯稿的鮑松,成梁勸說眾人先回去,他留下來照看鮑松。

已經知道了成梁圖謀不軌,姜易年等人哪肯離開,那豈不是給成梁創造有利機會?

見成梁和姜易年都不肯讓步,鄭千碩不耐煩地開了口:“行了行了,你們都走我留下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