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八章 尋八脈

黑衣老人的聲音落在周元的耳中,無疑是驚雷一般,讓得他心中翻江倒海,眼前這個老人,僅僅只是一眼,就看出了他身上所發生過的事。

青衣少女來到黑衣老人身后,妙目看了震驚中的周元一眼,一旁的吞吞則是跳起來,想要撲到她懷中,但此時灰溜溜的它卻被少女嫌棄的伸出玉指拎起來,然后隨手丟到水缸里面。

被丟進水缸的吞吞顯得極為的委屈,但知道少女有著潔癖的它也只得自己乖乖的搓澡起來,那一幕顯得格外的滑稽。

不過對于這滑稽的一幕,周元卻是無動于衷,他只是震驚的望著那神秘的黑衣老人,半晌后,震驚褪去,取而代之的,卻是一些希冀。

既然眼前的黑衣老人能夠一眼就看出他身體的問題所在,那么必然不是常人,或許,他八脈不顯的問題,還真能夠在這里得到解決。

周元深吸一口氣,壓制著內心涌動的激動,抱拳恭聲道:“晚輩周元,見過前輩。”

黑衣老人點點頭,道:“果然是周家的人。”

他看了欲言欲止,又眼神熾熱的周元一眼,似是知曉他心中所想,當即古怪的笑道:“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,沒錯,老夫能夠幫你解決八脈不顯的問題,只不過,老夫為何要幫你?”

周元一怔,沉默片刻,方才斟酌著言辭,道:“晚輩不知道此地是何處,也不知道前輩是何人,不過既然我們周家先輩留下的密洞會通往此地,那想來前輩與我周家先輩應有過交集。”

黑衣老人聞言,不置可否。

周元在此時也是完全的恢復了冷靜,他盯著黑衣老人,緩緩的道:“以晚輩現在的狀態,拿不出什么來打動前輩,不過,我看得出來,前輩,應該是在...等我吧?”

在先前黑衣老人看見他的那一瞬間,憑借著一股敏銳的直覺,周元還是能夠確定,在黑衣老人的眼神深處,有著一抹異樣的光芒一閃而逝。

搖動的躺椅終于是在此時微微一頓,黑衣老人雙目微瞇,看不出喜怒的盯著周元,道:“小娃娃,口氣倒是不小,你認為你有什么資格值得我來等?”

對于黑衣老人的話,周元則是笑著搖了搖頭,道:“這個答案,我也不知道,或許,前輩知道一點?”

黑衣老人彌漫著滄桑的雙目,盯著周元,雖然并沒有什么恐怖氣勢彌漫,但卻自有一股壓迫感散發,令得整座古老森林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安靜下來。

茅屋外,清瘦的少年面帶著一點笑容,雙眸直視著黑衣老人,眼神不畏不懼,倒真似那初生牛犢。

他相信他們周家之內流傳的那道密言會是無的放矢,既然他能夠來到這里,必然是有著原因,而且,他也相信自己的那種感覺。

那種壓迫如雷云般的滾動,如此好半晌后,黑衣老人面無表情的蒼老面龐上,忽的有著一抹無奈的笑容浮現出來,他躺在椅子上,嘆道:“看來真是老了,竟然連一個小娃子都唬不住。”

在黑衣老人身后,青衣少女那對明眸掃了周元一眼,聲音清澈而淡淡的道:“他裝的,其實他怕得要死。”

“呃...”

周元臉龐上的神色滯了滯,旋即露出尷尬的笑容,因為此時他的后背,的確已經被冷汗打濕,畢竟他再怎么鎮定,面對著眼前這唯一的機會,也不可能真的完全從容。

“前輩...”他眼巴巴的望向黑衣老人。

“罷了。”黑衣老人也是收起了神色,看向周元,道:“你這八脈不顯的問題,老夫能解決,不過有一個條件。”

“條件?”周元怔了怔,旋即認真的點點頭:“前輩請說。”

黑衣老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偏頭望著身旁亭亭玉立的青衣少女,緩緩的道:“我要你帶夭夭離開這里,并且保護她。”

“夭夭?”周元再度一愣,也是看向那青衣少女,顯然,這應該就是她的名字,果然人如其名,柔嫩嬌俏。

“黑爺爺。”青衣少女貝齒輕咬著紅唇,那張清淡的精致俏臉,則是在此時露出了一些不愿與抵抗。

黑衣老人輕輕拍了拍青衣少女的玉手,溫聲道:“夭夭,黑爺爺有事將會離開一段時間,所以不能繼續陪在你的身邊。”

名為夭夭的少女,水晶般清澈的眸子黯淡下來,她看了周元一眼,輕聲道:“黑爺爺,他太弱了。”

周元一臉尷尬,不過現在未開一脈的他,在旁人的眼中,也的確算是手無縛雞之力。

黑衣老人聞言,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,他掃了周元一眼,道:“這個小娃子現在雖然弱,但未來可還不好說。”

“黑爺爺,以后,我還能夠再看見您嗎。”夭夭低聲道,聰慧的她,如何感覺不到,黑衣老人的舉動,有種托孤般的味道,顯然,他或許將會去做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,甚至,有可能付出他的性命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