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一百零五章 那一劍的風情

西南門處。

交鋒慘烈,血腥之氣彌漫。

在那城墻上,林年周身涌動著雄渾的源氣,每一次的出手,都是蘊含著山崩地裂般的霸道力量,而在其周身,陸鐵山等數位天關境的高手,則是悍不畏死的接連沖上,不斷的糾纏著,試圖讓林年無法騰出手來。

不過,太初境的強者,顯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夠被阻攔的。

他們足足七位天關境的高手,如今已是一死兩傷,其余人渾身鮮血流淌,看上去極為的狼狽。

任誰都是能夠看出來,陸鐵山很快就將會落敗。

而這一幕,同樣也是落到了雙方強者的眼中。

“哈哈,看來你們西南門要守不住了。”正在與周元激烈交鋒的王朝天,不斷的冷笑出聲,試圖以言語打亂周元的心境。

不過,面對著他這種手段,周元卻并沒有任何的驚慌,反而攻勢愈發的凌厲,雖然他也知道,西南門處是一個弱點,但眼下他們不能有任何的分心,唯有盡快的解決掉眼前的對手,才能夠扭轉局面。

“想要迅速解決我?無知小兒,真是猖狂。”

而王朝天也是察覺到周元的意圖,當即譏諷一笑,他乃是老奸巨猾之人,自然沒有與周元硬拼,反而是采取游斗,顯然是打算將周元拖住,好讓得那林年攻破西南門,從而引得大周方向的強者焦急失措。

周元眼神冷冽,不聞不顧,攻勢愈發凌厲。

...

轟!

狂暴的源氣,自西南城門上席卷開來,那陸鐵山等人直接是被震得倒射而出,撞在城墻墩上,皆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

此時他們這些天關境高手,皆是周身源氣萎靡,顯然都是遭受到了重創。

而在外圈,那些守城的將士都是面露恐懼的望著所向披靡的林年,連天關境的高手都是阻攔不住他,尋常兵士上去也只是送死。

“諸位,王上待我們不薄,這個時候,正要我們以身報國了。”陸鐵山眼中掠過果決之色,聲音嘶啞的道。

其他幾位天關境高手聞言,也是重重的點頭,眼中有著決然,今日就算是戰死此處,他們也要將林年拖住。

于是,在那一道道的目光注視下,陸鐵山等人再度搖搖晃晃的戰了起來。

林年負手而立,他淡漠的看了一眼陸鐵山等人,搖了搖頭道: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憑你們也想阻攔我的腳步,簡直癡心妄想。”

陸鐵山抹去嘴角的血跡,笑道:“就算戰死,也要比當年臨陣脫逃的叛徒要強!”

林年眼神一寒,盯著陸鐵山的眼中有著殺意涌出來,他森然道:“看來你骨頭很硬?那我倒是要試試,我能不能將你全身骨頭一寸寸的捏碎了。”

雄渾的源氣,猛然自他體內爆發開來,宛如一場風暴,腳下的磚石都是碎裂開一道道的裂紋。

唰!

他身形一動,化為一道影子直射陸鐵山。

“攔住他!”其他數位天關境高手咆哮道,源氣涌動間,兇猛的攻勢轟向林年。

砰!

然而林年周身源氣橫掃,直接將他們震飛了出去,而其身影一閃,就出現在了陸鐵山面前,手如鷹爪般的探出,直接握住了陸鐵山的喉嚨,將他一點點的舉了起來。

林年微微偏頭,盯著陸鐵山,道:“這點實力,裝什么硬骨頭?”

陸鐵山回以輕蔑的眼神,眼中沒有絲毫對死亡的畏懼。

周圍無數大周的將士眼睛通紅的望著這一幕,咆哮著對林年沖殺而去。

然而,那自林年體內爆發出的源氣,宛如風暴,將他們盡數的震飛。

“你的眼神真是讓我不喜歡,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死吧,放心,你的主子,很快也會來陪你。”林年眼中殺意涌動,掌心源氣就要催動,震碎陸鐵山的腦袋。

“如果我是你,最好放開他。”

不過,就在林年要下殺手的瞬間,忽有一道冰冷的清脆聲音在這滿是鮮血的城墻上響起。

林年微微一怔,偏過頭來,然后他便是見到,在那城墻不遠處,一名青白衣衫的少女,俏立在鮮血中,一對明眸,仿佛是蘊含著某種鋒銳的盯著他。

“是你在說話?”林年饒有興致的盯著蘇幼微,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眼前少女玲瓏有致的嬌軀,眼中掠過一抹異色,笑瞇瞇的道:“小丫頭姿色倒是不錯,正好我缺一個寵妾,看來你正好合適。”

陸鐵山瞧得蘇幼微的出現,倒是劇烈的掙扎起來,臉龐漲紅的嘶聲道:“蘇姑娘,快走!”

蘇幼微是周元的朋友,而且最關鍵的是,她才養氣境的實力,在這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,只是平白送命。

不過,蘇幼微俏臉一片平靜,她一對明眸,猶如湖泊一般,靜靜的盯著林年,忽然的,她竟是輕輕的展顏一笑。

那一笑,宛如百花盛開,明媚動人,一時間,就連這城墻上的鮮紅殺戮,仿佛都是顯得暗淡了下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