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兩百六十章 陸玄音

玄裙女子手握青鋒長劍,慢步走入山澗,所過處,諸多弟子都是紛紛避讓,眼神中充滿著敬畏,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名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氣是何等的凌厲。

而且,女子纖細腰間的金帶,也是表明了她的身份。

內山金帶弟子。

要知道,那些來到外山教授源術的內山弟子,大多都不過只是黑帶弟子而已,論起身份地位,遠不及眼前的玄裙女子。

不過對于周圍眾多弟子的目光,那名玄裙女子卻是絲毫未曾理會,她的眸子噙著冷傲,這些外山弟子,顯然根本入不得她的眼。

她穿過山澗,最后來到了周元與顧紅衣所在的地方。

周元眼神略帶戒備的盯著她,這個女人是陸風的族姐,這個時候突然從內山來到這里,多半是來者不善。

不過,在周元心中戒備時,那名為陸玄音的女子,那對含著冷傲的眸子,卻只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然后便是看向了顧紅衣。

她冷傲的俏臉上方才有著笑容浮現出來,走上前來,拉住了顧紅衣的小手,笑吟吟的道:“紅衣,之前聽陸風說你也來了蒼玄宗,早就想來找你了,這下可好,以后等你進了內山,我們見面的時間就多了。的”

顧紅衣對于陸玄音的熱情,也是微微有點不自然,她與對方的確算是相識,畢竟兩家交好,小時候也是有些交情。

只不過這些年隨著陸玄音都在蒼玄宗修煉,那點感情便是淡了。

所以對于陸玄音突如其來的熱情,她也是有些不適應。

顧紅衣不著痕跡的將手抽了回來,道:“陸師姐怎么突然從內山出來了?”

陸玄音微微一笑,道:“這不是聽說你來了么,就想見見你,我剛才叫了陸風,咱們一起聚聚吧,記得小時候,你和陸風關系還是很不錯的呢。”

顧紅衣柳眉微蹙了一下,聰慧的她這才知曉,這陸玄音竟然是沖著她來的,而不是周元。

的確,還真是如她所料,這陸玄音所為的就是前來幫陸風找些由頭接近顧紅衣,因為從陸風那里得來的消息,顧紅衣最近似乎和他越發的冷淡,反而跟一個來自其他大陸的鄉巴佬小子混得挺有來有往的。

這讓得陸玄音有些難以接受,顧家的老祖乃是蒼玄宗洪崖峰的峰主,地位顯赫,如果陸風能夠與顧紅衣成就好事,那對于他們陸家而言,顯然就是天大的好事。

而且,甚至連他們劍來峰的那位峰主,都親自過問了此事。

在陸玄音看來,陸風條件出眾,天賦也是極好,與顧紅衣可謂是門當戶對,結果眼下突然殺出來一個鄉巴佬,毀了好事,實在是讓人有些惡心。

所以當她聽說后,這才放下修煉跑來外山,顯然是想要找機會將兩人撮合一下。

顧紅衣搖搖頭,有些為難的道:“陸師姐,眼下選山大典在即,我只想凝心修煉。”

陸玄音連忙笑道:“修煉也要松弛有度,適當的休息并不妨礙修煉。”

顧紅衣大感頭疼,這種女人,實在是難纏,再度婉拒道:“我跟隨周元修行化虛術,他每天時間也有限,所以真是沒有空閑了。”

陸玄音微怔一下,然后那噙著一絲冷冽的眸子,便是轉向了周元,微笑道:“這位想必就是周元師弟了吧?最近你在外山的事,就連內山,都有所耳聞呢。”

周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。

陸玄音漫不經心的道:“這樣吧,周元師弟,今天紅衣的修煉你就放一個假,回頭你再找一個時間補上就可以了,怎么樣?”

她面帶微笑,雖然是疑問句,但語氣中似乎就這樣將這件事給決定了下來。

周元神色倒是淡淡,眼目微垂,道:“每天的修煉時間都是固定的,若是錯過的話,就等下次吧,我這里修行源術的弟子太多了,所以沒有補課一說。”

陸玄音俏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凝,她原本以為憑借自身的身份,周元一個區區外山弟子定會識趣的順著她心意,畢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,但她沒想到周元竟是半點眼力勁都沒有。

“周元師弟可還真是有個性。”陸玄音笑容收斂,道。

她淡淡的看著周元,目光審視,陸風跟她說的時候,自然也提及了與周元之間的矛盾,不過不論是陸風還是她,都并沒有將此放在心中。

至于周元要奪陸風的選山大典第一,在陸玄音看來,更只是嗤笑一聲,絕對這個鄉巴佬實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。

在她的眼中,一個太初境一重天的周元,根本連挑戰陸風的資格都沒有。

所以她此次前來,純粹是因為顧紅衣,至于周元,她連半點所謂的敲打想法都沒有,因為在她看來,待得選山大典時,這個鄉巴佬自然會被陸風踩得頭破血流,顏面盡失。

只是,她倒是沒想到,這個她眼中的鄉巴佬,竟然連她的顏面都敢不給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