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三百七十四章 啟程

翌日。

洞府外。

周元整裝待發,夭夭則是抱著吞吞望著他,道:“原本是打算讓吞吞跟著你的,不過它之前為了幫你壓制怨龍毒,損耗了精血,如今正在修養期。”

“所以這次外出,只能你獨自前往了。”

在其懷中,吞吞哼唧了一聲,那亮晶晶的獸瞳掃向周元時,還有著點幽怨,想來之前幫周元壓制怨龍毒,的確是對它損耗不小。

周元也不在意,笑了笑,道:“放心吧,我好歹是走南闖北這么多年了,也算是經驗豐富了吧?”

夭夭紅唇微撇,顯然是對他這個所謂的經驗豐富保持懷疑。

“你體內的怨龍毒剛剛才爆發過,所以之后就不要再試圖用怨龍毒這種傷敵一千,自損八百的手段了。”夭夭告誡道。

周元聞言,倒是神色微凝的點點頭,因為他同樣很清楚怨龍毒爆發后果有多嚴重,而此行夭夭也不在他身旁,如果怨龍毒再爆發,恐怕他真是有殞命之危。

不過好在的是伴隨著突破到太初境四重天,他的實力也是有所提升,保命的手段,倒是不少。

“另外...”

夭夭聲音頓了頓,清冷空靈的眸子掃了周元一眼,道:“你這次的名額,可是我拉下臉面找那李卿嬋走后門得來的,所以,你可最好別給我丟臉。”

“不然的話...”

話語未曾說話,但言語間的威脅之意,不言而喻。

周元打了一個寒顫,旋即干笑著點點頭。

“去吧,關于“大降龍紋”所需要的珍稀材料,我這段時間會幫你留意一下,你自己在外,也可找尋一下。”夭夭紅唇微啟的道。

那“大降龍紋”,能夠真正的壓制怨龍毒,并且化為己用,但其所需要的諸多材料都是相當的罕見,想要湊齊,想必會消耗不少的力氣。

周元聞言,心頭也是有著暖意流淌而過,夭夭雖然對其他人都是有著一種冷漠感,但經過這些年的相處,孤身一人的她,顯然也是漸漸的將他當做了身旁最親近的人。

“夭夭姐...你放心吧,等我真的強大起來了,一定會帶著你,一起去找尋師父,未來不管究竟是誰要傷害你,我都會站在你的身前。”周元望著眼前那絕美的玉顏,輕聲說道。

夭夭怔了怔,眸子深處中,似乎那常見的冷漠,都是在此時微微融化了一些,旋即她眸子微垂,道:“就你啊?還差得遠呢。”

周元臉微紅,有些尷尬的道:“你也得給我

一些時間啊。”

夭夭紅唇微掀,她望著面前身軀修長的少年,道:“你自己還有大武王朝那個麻煩在身呢。”

被她戲謔兩句,周元也是有點羞惱,硬著脖子道:“你等著看吧!”

他轉身便走,腳下金光源氣升起,然后又是頓了頓,轉過頭,望著夭夭認真的道:“不過我說到,就一定會做到的。”

他不再多言,金光源氣載著他升空而起。

當初通過他們大周皇室的祖地,周元在那神秘之地遇見了蒼淵與夭夭,雖說那時候是蒼淵師父將夭夭托付給他。

但這些年下來,周元最是清楚不過究竟是誰在照顧誰...

如果沒有夭夭在身旁,周元自身也不知道,他究竟能不能走到今天,所以,對于夭夭,他的內心深處,有著深深的感激。

他欠了夭夭太多的情,而眼下的他,的確也沒什么資格去還。

但他相信,未來等他真的具備了那種力量的時候,不管夭夭面前的敵人有多強,他都會義無反顧的站到她的身前。

夭夭抱著吞吞,站在洞府前,沐浴在晨輝下,青絲輕舞,纖細的身段玲瓏有致,宛如神女一般,她望著周元遠去的身影,以往流動著漠然的清澈雙眸中,有著微微的笑意以及復雜之色。

她算是親眼看著,這個曾經孱弱的少年,一步步的從那小小的大周王朝走出,如今即便是在這蒼玄天內巨頭般的宗派中,周元也算是站穩了腳跟,聲名鵲起。

她知曉,這個少年,也有著異以常人的地方,不然的話,想必當初黑爺爺也不會選中于他...

或許,未來的時候,這個從那個小小王朝中走出來的少年,真的能夠走到讓人驚訝的地步。

不過,不知為何,她卻有著一種不知名的預感。

那未來之時,反倒不想牽扯到周元。

...

蒼玄宗之外。

一座山峰上,周元腳踏金色源氣從天而降,而此時的山頭上,只見得九道身影早已等待在此,那為首一人,最為的惹眼。

自然便是冷若冰霜的冰美人,李卿嬋。

今日的她,依舊是白衣勝雪,渾身散發著拒人千里的冷淡,不過她的這種冷,與夭夭卻是有些不同,因為后者乃是發自骨子的一種對萬事萬物的冷漠與漠不關心,而李卿嬋的冷,則只是為了規避自身容顏氣質所帶來的一些麻煩。

在李卿嬋后方,則是雙目狹長,周身散發著凌銳之氣的趙燭,后者則是抬起頭,淡淡的掃了周元一

眼,便是收了回去。

不過他沒說話,站在其身后那名為秦海的青年,則是皮笑容不笑的道:“周元師弟,雖然你此行作用不大,但讓這么多師兄師姐等你一人,還是有些過分呢。”

此次任務中,包括趙燭在內,共有四位劍來峰的弟子,而這秦海便是其一。

秦海身旁,還有著一位劍來峰的女弟子,模樣算是嬌俏,但眉眼間有著掩飾不住的傲氣,她掃了周元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昨日之后,宗內的弟子都說,周元師弟有那般烏龜殼般的源術,此行任務,自保應該是沒問題的。”

這些劍來峰的弟子,顯然對周元并不友好,言語間,暗諷味道極濃。

而趙燭卻是并不管束,雙目微瞇,猶如未聞,這般模樣,顯然是故意縱容。

周元眉頭微微皺了皺,不過還不待他說話,李卿嬋那微冷的目光便是投向劍來峰等人,道:“既然已是同行,那便是同伴,誰若是故意使壞,也休怪我不講情面。”

見到李卿嬋動怒,那秦海等人方才訕訕的住嘴。

李卿嬋冷哼一聲,玉手一揚,只見得一道光華暴射而出,旋即迎風暴漲,轉瞬間便是化為了一座數十丈左右的飛舟。

飛舟之上,銘刻著諸多源紋,整體流線纖細,倒也是顯得有些別樣的美感。

“黑炎州距離我們蒼玄宗距離不短,所以只能以飛行源寶代步,以這“柳葉舟”的速度,十天左右,我們應該就能到達黑炎州。”

“各位,登船吧。”

她聲音落下,她身旁的白璃等人則是率先掠出,落在了寬敞的飛舟上,而趙燭也是神色憊懶的掃了周元一眼,帶人上了船。

李卿嬋走到周元身旁,道:“此行出去,你只需少說少做,若是遇見強敵,自有我們出手。”

雖說昨日周元那一道防身源術讓得眾人驚訝,但這在李卿嬋他們的眼中看來,還是顯得有些被動,所以只能說是使得周元在這種任務中有了一些自保之力。

她聲音落下,便是掠上了飛舟。

周元見狀,無奈的聳聳肩,昨日雖然展露了一些實力,但似乎還是不夠,都怪那個王磊,沒事搞什么一招之約,好好的打一場不就好了么...

慫貨。

周元腹誹了一句,然后掠上了飛舟,尋了個位置坐下。

再隨后,飛舟之上,有著源氣光芒匯聚而來,下一瞬間,飛舟便是化為一道光虹破空而出,數個呼吸,就已消失在了天際之邊。

(今日一更。)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