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四百四十章 水火鍛龍臺

周元跟夭夭二人離開求道殿。

“那陸宏一脈的袁洪,似乎實力不錯,現在的你,就算有著天元筆,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夭夭隨意的說道。

周元聞言,倒沒有否認,反而是點點頭,笑道:“畢竟是那陸宏傾力培養的大弟子,據說當初這袁洪,還是由靈均峰主親自指派的,自然不會是簡單角色。”

“這一次,陸宏一脈,對于首席弟子之位,可謂是志在必得。”

說到此處,周元的面龐也是有些凝重,如果讓得首席位置落在了陸宏一脈手中,誰也保不準他們最后能否解開主峰的封印。

如果真的成了,主峰就在陸宏一脈的掌控下,到時候周元想要去找尋第二道圣紋,難度恐怕會提升不小。

而且最壞的情況,甚至有可能第二道圣紋被陸宏一脈得到,那時候,想要他們交出來,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“這首席位置,無論如何,都不能讓陸宏一脈得到。”周元沉聲道。

甚至,就算是讓給呂松長老一脈,都比陸宏一脈要好得多。

夭夭漫不經心的道:“那要不我來出手,奪得首席,倒沒什么難度。”

周元聞言,無奈的笑了笑,道:“如果你出手的話,恐怕陸宏一脈會直接瘋掉,而且嚴格說來,你也不算是沈太淵一脈。”

“另外…”

“這好歹也算是我將要面對的挑戰,若是都依靠你了,那我還來這蒼玄宗做什么?”

修行之路,本就是要擊敗諸多的強敵,如果周元遇見麻煩就要夭夭出面,那最后的結果,只會讓得他漸漸的泯然于眾人。

夭夭美眸看了周元一眼,微微一笑道:“還算是有些自知之明。”

這些是屬于周元的磨練,如果周元這都要靠她的話,那未免也太讓得她有些失望了。

周元翻了個白眼,這時時刻刻的考驗,還真是讓人心累啊。

而在兩人說話間,已是抵達了主峰之下。

終年縈繞著云霧的主峰山腳,殘破古老的大殿外,當周元與夭夭落下身時,便是見到了在那清掃著枯黃樹葉的蒼老身影。

玄老抬起渾濁的雙目,看了一眼周元,然后目光便是停在了一旁亭亭玉立,絕美出塵的夭夭身上。

在看著夭夭的那一瞬間,玄老的眼神似是微凝了一下,他活了太久,看了太多的人,但眼前這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,卻是讓得他有著一種看不通透的感覺。

雖說在周元他們初進蒼玄宗時,他就見過一次夭夭,但畢竟沒有太過仔細的觀看,如今近距離的接觸,那種感覺方才有些強烈起來。

“前輩,她隨我來此,應該不會打擾吧?”周元抱拳說道。

玄老的目光緩緩的收回,搖了搖頭,沙啞的道:“無礙。”

他視線轉向周元,看了一圈,道:“看你渾身血氣旺盛,沸騰如爐,想必是太乙青木痕初步修成了吧?”

周元點點頭,隨著昨日第一道太乙青木痕的凝煉而成,他體內的血液,血肉仿佛都隨時處于一種沸騰的狀態,稍稍運轉,便是有著蓬勃精力散發出來,難以疲憊。

“你這樣子,如果被洪崖峰的顧小子看見,怕是會直接把你搶去洪崖峰,修煉他們的外煉之術,按照他的話說,你這就叫做外煉奇才。”玄老笑道。

周元笑了笑,玄老嘴中的顧小子,想必應該就是洪崖峰的顧峰主了,在這蒼玄宗內,論起輩分的話,除了雷獄峰那位峰主,恐怕就只有眼前的玄老能夠如此的稱呼顧峰主了。

不過,從這一點上面,周元倒是再次領教了“太乙青木痕”的玄妙,修煉了此術,等于是造就了一個外煉奇才,其厲害之處,不言而喻。

當然,這只是初步的,未來想要有大進展,還是得將“太乙青木痕”修煉到精深的地步,光靠這區區一道青木痕,只能在外煉初期有所效果。

“跟我來吧。”

玄老手中的竹帚觸地,然后轉身而去。

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,后者螓首微點,兩人方才跟了上去。

在玄老的帶領下,兩人再度踏足了眼前這座處于封印狀態中的主峰中,不過所幸有著玄老的帶路,所過處,皆是未曾觸動封印。

這倒是讓得周元有些咂舌,想必整個蒼玄宗內,除了玄老外,他們就是屈指可數的幾個進入過圣源峰主峰的人了。

一行三人行走了約莫半柱香的時間。

玄老的腳步終于是停了下來,而周元也是抬起頭,看向前方,然后面龐上便是有著驚嘆之色浮現出來。

出現在前方的,是巨大的河流,河流的中央,有著石柱矗立,宛如一座石臺。

在石臺的兩側山壁上,有著兩條石龍盤踞,石龍纏繞著山峰,那兩道張大的龍嘴,則是處于石臺的一左一右,正對著石臺。

“這是什么?”周元好奇的問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