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八百四十九章 又一底牌

“你,你對我做了什么?”

當伊秋水說出這話的時候,俏臉上滿是震驚與不知所措,她的神魂境界只是實境初期,而葉冰凌卻是實境中期,遠比她強橫,這一點她們之前已經測試過很多次了。

可先前那一幕...卻是她生生的將葉冰凌的神魂長針所擊碎!

如果不是親眼看得真真切切,恐怕伊秋水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所以,最終她只能瞪大著俏目盯著周元,對于自己的實力她太清楚了,而此次能夠打碎葉冰凌的神魂長針,必然是先前周元所做的什么事情...

葉冰凌那冷艷的俏臉在此時同樣是有些呆滯,片刻后,她猛的清醒過來,眼神灼灼的盯著周元。

“你怎么做到的?!”

周元手握天元筆,輕輕的敲打著掌心,他沒有說話,但那眼眸深處,同樣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驚喜之意。

先前他只是靈光一閃,想要試試能否將“吞魂”以毫毛分化而出,這靈感來自于風靈紋那四道古源紋,他們在四靈歸源塔采集源痕,漸漸的凝煉出完整的子紋。

而子紋雖說沒有母紋那般威能,但依舊是能夠殘留一些。

吞魂對于神魂擁有著巨大的殺傷力,能夠吞噬對方神魂反哺自身,如果他能夠想辦法讓得風閣的成員也是擁有著如此能力,即便威力被削減了,那也能夠大大的提升風閣的神魂作戰之力。

不過想要分化出源痕,并不是簡單的事情,這一點憑借周元自身他肯定是做不到的,畢竟四靈歸源塔能夠做到,那都是因為潛藏在深處的斑駁神磨。

但好在的是,周元雖然沒有神磨,可他有著天元筆。

這曾經的圣物,即便如此式微,卻依舊是擁有著玄妙之力。

所以,當周元把握住這道靈光時,便是輕松的借助天元筆將毫毛分化而出,并且將吞魂之紋的源痕賦予其上,而周元再將這毫毛纏于使用者身上,到時候神魂之力一動,便可令得其神魂攻擊上,附帶著一絲吞魂之力。

先前伊秋水能夠打碎葉冰凌的神魂長針,便是因此緣故。

從先前的試驗來看,一根天元筆毫毛上面所依附的吞魂源痕,能夠發動約莫五次的神魂吞噬,五次之后,附于其上的源痕就會煙消云散。

這個次數不算多,但如果用在關鍵之處,足以逆轉局面,力挽狂瀾。

而且數量的話,天元筆的毫毛無窮無盡,雖說抽離數千根會有些損傷,但只要溫養一些時間,這些損傷就能夠完全的恢復過來,不會留下任何的隱患。

只不過直接以毫毛的形象出現的話,難免會引人注意,雖說郗菁師姐說過如今筆類源兵在天淵域并不奇怪,但他卻覺得還是應該保持一些謹慎。

所以如果他要以吞魂源痕來增強風閣神魂戰斗力的話,還得想個辦法,以另外的形式將吞魂源痕包裝一下。

周元的心中心思急轉,眼神卻是越來越興奮,如果他的想法真的可行的話,那么這一次的天炎祭上,他就真的不會再忌憚火閣了。

想到興奮處,周元也是按耐不住,直接對著伊秋水,葉冰凌道:“接下來這些時間神魂操練交給你們了,我先閉關數日。”

說完,不待兩女說話,他便是身影一動,破空而去。

伊秋水,葉冰凌見到他也不說個清楚就跑了,氣得有些跺腳,但最終也只能無奈的對視一眼。

“這家伙,真是風風火火的。”葉冰凌紅唇一撇,道。

伊秋水點點頭,旋即俏目微亮的道:“不過看樣子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法子...”

“神神秘秘,也不跟我們說清楚。”葉冰凌嗔了一聲,不過她的眼眸中,也是有著喜色,周元不會是無的放矢的人,他會表現得如此,必然是想到了好辦法。

畢竟先前伊秋水打碎她神魂長針那一幕實在是有些神奇。

“這樣看的話,今年的天炎祭倒是有些好戲看了呢。”伊秋水輕笑一聲,道。

葉冰凌也是忍不住的嘆了一聲,道:“這家伙,的確是很有本事,如果換做我成為風閣閣主的話,我們風閣恐怕永遠不可能有如今的日子。”

她為人本就驕傲,周元初來風閣的時候,她還只是將其視為新人,主動與其接觸,也并非是察覺到周元有什么與眾不同,而只是單純的因為兩人都是郗菁大人的麾下,可隨著接觸的加深,周元那所展現出來的能力,也是讓得葉冰凌扭轉了心態,直到現在的徹底心服口服。

“難怪郗菁大人會這么看重他,他的確比我厲害多了。”

聽到此話,伊秋水明眸微動,悄悄的道:“最近天淵洞天有點流言,你聽說了嗎?”

葉冰凌聽到此話,俏臉頓時有著寒霜凝聚,但那之下,又是有點微紅之意:“都是些蠢貨亂嚼舌頭,郗菁大人乃是我天淵域之鳳,怎會...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