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一千零二章 赤炎城

天淵域西北邊境,赤炎城。

赤炎城隸屬于赤云州,此州坐落于天淵域邊境處,是通往天淵域內陸的門戶之一,所以此次戰爭中,受到了五大頂尖勢力的重點關照。

在戰爭初始的時候,便是有著五大頂尖勢力的軍隊對著赤云州席卷而來,只不過卻是被早已等待在此的天淵域大軍打得頭破血流,但五大頂尖勢力并未放棄,在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持下,繼續卷土重來,于是,在這赤云州的邊境線上,雙方廝殺不斷,不知有多少強者隕落,血腥之氣滔天彌漫。

赤炎城身為赤云州的重城,所以圍繞在此城周圍,也是幾乎每日都是在爆發著戰斗,極為的激烈。

巍峨的城市中,巨大的源氣光罩將整個城市覆蓋,光罩上流轉著無數晦澀的源紋,隱隱間散發出極為強悍的源氣波動,危險萬分。

城市的城墻上,戒備森嚴,巡邏的隊伍來轉不休。

城市中的一些高塔上,同樣是有著銳利的目光掃視著遠處,感應著任何一處突然爆發的源氣波動。

可謂是森嚴到了極致。

而因為戰爭的影響,原本繁華的赤炎城也是變得蕭條不少,街道上的人影來去匆匆,神色皆是緊繃,帶著肅殺之氣。

在城市居北的位置,有一座高大的圓頂建筑,在其外面,人來人往,顯得極為的熱鬧,那般人氣,簡直不比戰爭之前赤炎城的一些熱門之地弱。

圓頂建筑最上方,有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,閃爍著金光。

“戰功殿。”

大殿之內,一片喧嘩,熱火朝天。

時不時的有著一隊隊帶著血腥氣的隊伍走進來,不過這般陣仗并沒有引得太多的驚呼,大殿內很多視線只是瞟了一下就收了回去,顯然已經是見怪不怪。

這些隊伍來到大殿中央處,然后取出一塊銅鏡丟在柜臺上。

柜臺后,有身穿黑衫的人接過銅鏡,單手結印,頓時銅鏡上有著一道道光點升起,那是神魂碎光,一旦人的神魂被斬滅,就會化為碎光。

碎光落在銅鏡上,頓時鏡面閃爍,隱隱的化為了一道虛幻般的面孔。

那是被斬殺者。

“天陽境初期...一百點戰功。”黑衣人辨認了一番,然后慎重的取出一枚玉印,在那銅鏡上面輕輕一壓,頓時有著一抹流光鉆入銅鏡中,隱約的,能夠在那鏡面上見到一閃而過的“四百二十”的數字。

而那銅鏡的主人,則是心滿意足的將銅鏡收了回去。

“走,弟兄們,先去喝兩杯放松放松。”他大笑著,帶著身后隊伍直接對著大殿另外一片區域而去,那是休息區,許多剛剛歷經任務回來的隊伍都在此處歇息,大聲交談的同時,交流著信息。

休息區域處。

一張角落處的桌旁,葉冰凌,伊秋水與木柳等人圍坐在一起。

“今天我接到爺爺的消息,四閣中的神府境,又有數十人身隕。”伊秋水緩緩的道,神情有些低落。

葉冰凌,木柳等人聞言,手掌也是緊了緊,然后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,神色蕭索。

“赤云劍派,三山盟這些該死的東西,早知如此,當年就應該早早的將他們從混元天抹除!”葉冰凌俏臉上滿是寒霜,眼眸中有殺意升騰。

四閣的成員算是天淵域神府境中的精銳,所以此次的戰爭中,也是肩負了不小的重任,而這所帶來的代價,便是每一日的折損,其中一些,不乏是伊秋水,葉冰凌她們所認識的人。

這個時候,她們才察覺到戰爭的殘酷。

其他人沒有說話,但眼中的殺意,卻是不加掩飾。

而此時,在休息區其他的地方,也是有些諸多的喝罵聲響起,大多是在罵著三山盟那些勢力,其中還有人在抱著酒壺痛哭,想必是有親人好友在戰爭中殞命...

“哼,我們在這里打生打死,那位“小元老”倒是好命,可以堂而皇之的以閉關為由,避開戰事!”混亂喧囂中,有著一道憤怒的聲音突然的響起。

“誰說不是呢!顓燭與郗菁兩位元老,雖然也是大尊的親傳弟子,但在當年,也曾經伴隨著大尊經歷無數殘酷廝殺,戰功赫赫,最終方才方才令得我天淵域有如今疆域,而如今這位“小元老”倒好,說是閉關,結果三個多月沒有音信,哼,連趙牧神他們都突破完成了,難不成他還沒完成?”

“我看他就是怕參加這場戰爭,生怕出了什么事故!”

“呵呵,人家的身份是我們能比的?出了事誰能負責?”一道冷笑的聲音,在此起彼伏的響起來,其中滿是憤懣與某種名為嫉妒,不甘的情緒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