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炎魔之力

轟!

金色巨掌如山岳般的鎮壓下來,周元手中雪白毫毛所化的長槍瞬間崩斷,無數雪白毫毛飄散開來,如同下雪一般。

音爆聲響徹,周元的身影也是被那股恐怖的力量轟得倒射而退,腳掌在那青玉地板上面搽出長長的痕跡。

“侵蝕!”

周元心中輕喝,只見得那無數肉眼不可見的毫毛直接是順著那陸慶的呼吸中,侵入他的體內。

“這些手段,毫無作用!”

然而陸慶那嗡鳴的聲音響徹,只見得他體內金光涌動,所有侵入其體內的毫毛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震成粉末,最后被他一口吐了出來。

在施展出了那所謂的“搬山金身”后,陸慶的戰斗力顯然是大漲。

轟隆!

陸慶見到得勢,毫不相讓,金色身軀踏破虛空,揮舞著那金鱗輪,直接是引得虛空崩裂,狂猛攻勢如暴雨般的對著周元傾瀉而去。

周元手中雪白毫毛迅速的涌出,化為一面巨盾,其上有源氣流動,不斷的抵御著那來自陸慶的攻勢。

只是一人瘋狂進攻,一人防御,看起來倒是陸慶氣勢越來越強。

這一幕落到外界無數人的眼中,便是引起一些惋惜,這周元明明都已經化解了最大的難題,結果似乎反而在與陸慶的正面戰斗中陷入了一些劣勢,不過這也算正常,畢竟那陸慶好歹是貨真價實的天陽境后期。

天淵域這邊,眾人皆是神色緊張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他們都明白,今日爭斗的局面如何,就得看周元這一場了。

“對付一個陸慶都這么麻煩...若是那般手段在我們的身上,哪還需要如此的麻煩!”白羽忍不住的道。

只是沒人搭理他,其他人的視線,皆是死死的盯著黑色鐵塔內。

片刻后,秦蓮眼神忽的一動,道:“周元周身的源氣似乎是有些躁動...”

其他人凝神觀測,果然是感覺到隨著雙方交鋒的加劇,周元體內的源氣漸漸的開始有些躁動的跡象,在其四周,甚至有著高溫涌動,引得虛空微微扭曲。

鐺!

金鱗輪震碎虛空,狠狠的劈斬在白盾之上,竟直接是將白盾劈裂開來。

“給我死!”

瞧得周元露出破綻,那陸慶眼中殺意涌動,下一瞬,手中的金鱗輪脫手而出,其上金光奔涌,隱隱間仿佛是化為一頭金鱗巨獸咆哮著對著周元噬咬而去。

恐怖勁風席卷而來,周元也是在此時猛的抬頭。

只見得他一對眼目,竟是在不知不覺間盡數的赤紅,而他的皮膚下,也是有著赤紅的紋路涌現出來,體內的源氣在此時迅速的變得狂暴。

吼!

似是有著低沉暴戾的吼聲自他喉嚨間傳出。

赤紅的光澤猛然爆發,宛如一輪赤日,將他的身軀覆蓋。

鐺!

金鱗輪化為金光劈斬進入赤光之中,然而只聽得一道金鐵聲響徹,金輪便是倒飛了出去,齒輪上掛滿著赤紅而灼熱的巖漿。

陸慶眼瞳微微一縮,他盯著那赤光彌漫處,眼神戒備。

轟轟!

那里忽有著低沉的腳步聲傳出來,再然后,陸慶便是面色大變的見到,一尊約莫十丈左右的身影緩步走出,那道身影渾身流淌著赤紅的熔漿,恐怖的溫度散發出來,引得虛空都是呈現扭曲的跡象。

暴戾而霸道的力量席卷而出。

宛如一尊煉獄走出的炎魔。

周元盯著陸慶那黃金所鑄般的身影,一對眼瞳看似暴戾狂躁,但那深處卻是散發著絕對的冷靜,這“煉獄大炎魔”,總算是施展了出來,此術因為只是初步修成,所以施展的時候需要一些時間的醞釀,而且還必須心懷怒氣。

怒氣與源氣結合,方才能夠化為炎魔的暴戾之力。

先前他任由那陸慶不斷的進攻,也只是為了積攢怒氣罷了。

不過現在么...也該風水輪流轉了。

周元眼中赤光流轉,他腳掌猛的一踏,只見得熔漿自腳下如洪流般的席卷而出,轉瞬間便是涌至那陸慶前方。

熔漿涌動間,后方周元的身影憑空消失,然后直接是從那熔漿中鉆出,熔漿之拳緊握,以最為簡單粗暴的姿態,轟向陸慶。

那一拳轟出,虛空直接崩裂,空氣仿佛都是被盡數的焚燒。

恐怖的力量如颶風般的咆哮而來,那陸慶不敢怠慢,黃金巨拳上金光流轉,也是傾盡全力相迎。

轟!

碰撞的瞬間,兩人腳下的青玉石板盡數的崩裂,赤光與金光瘋狂的碰撞,引得虛空都是被震裂出一道道的痕跡。

不過這種僵持僅僅只是持續了數息,那赤光便是直接將金光盡數的淹沒,熔漿巨拳直接是轟在了陸慶交叉阻擋在前的雙臂之上。

轟隆!

陸慶眼中滿是駭然,周元這一拳,真是宛如沉寂萬載的火山噴發,要將那一切都是焚滅,那股力量之強之暴戾,竟是連他這“搬山金身”都抵御不住!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